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引用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2010-04-18 17:3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心外无尘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喜欢陈子庄的山水画,原因很简单:他营造了平淡天真的境界。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简淡孤洁:陈子庄绘画的境界 - 心外无尘 - 心外无尘

 

四川画家陈子庄和他的艺术,多年被冷落被埋没,不仅是他个人的不幸。当然,一位天才艺术家由于种种主观的和客观的原因被长期埋没,生活潦倒,郁郁而终的事例,中外美术史上在所多见,但是在现代中国仍有陈子庄这样的大师寂寞以终,确是出乎意外而又是令人慨叹的事实。
  就陈子庄的作品来讲,他和前人传统的关系,不是“革命式”的或“叛逆”式的,而是一种明显的传承关系,但这种传承却是建立在画家心灵的完全自由、自主和扬弃的基础上。因此无论是在客观世界的表现上、主观意境的创造上,或者是笔墨技法的运用上,他的画表现出对传统艺术精华的择取是充分、大胆并有所取舍的,因而表现出十分的从容不迫和我行我素的心态。

        他的一些作品的表现语言一简再简,简到不能再简,却从不使人感到枯索、单调,应该说已经达到美学的至高境界。恽南田曾说:“妙在平澹,而奇不能过也,妙在浅近,而远不能过也。妙在一水一石,而千崖万壑不能过也。妙在一笔,而众家服习不能过也”。用这样的标准看陈子庄的画,方感到他的高妙处。
  陈子庄是一位伟大的山水诗人,他热情讴歌的是他熟悉而热爱的蜀中山川胜景,田园风情,他创造的境界清新而脱俗,他运用的造型语言新颖而富于表现力,他善于从平淡中得新意,从习见中得到妙趣。有不少画家的创造灵感要靠平常难见的新奇的景观和事物中得到激发,他们中有些人常年千里迢迢的跑名山大川,或去人迹罕到之处,以刺激激情,但他们的艺术往往陷于说明式的图景,很难寓情于景,以景传情。当年陈子庄由于客观条件限制,不能天南海北地畅游。但他得天独厚处是生活在天府之国美景如画的四川,雪山峻岭、丘陵平原、大江大河、小溪平濑,一一俱备,他只要在身边撷取,澄怀静观,全身心地投入,他得到的反而更多。他不朽的艺术便是明证。

  作画的真情流露,是陈子庄绝大的优长处,他笔下山川面貌本已十分丰富,加之溪流、江河、田园、渔艇、鸡犬的点缀,更洋溢着生命气息,川人观之亲切无限,外地人观之则新颖异常。所以我感到陈子庄的艺术特点,首先便是他的强烈的乡土精神,他对生活和艺术的情感是激越而深沉的。在他创作最活跃的20世纪60—70年代,也正是他个人生活最困顿的时期,但是我们从这些年代的作品中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任何消沉、颓丧、灰暗的情绪,虽然他的画不像当时流行的那样有人为的“革命激情”或口号,但其内在的生命力和激情是十分显而易见的。这些画充分表现了画家崇高的人格、豁达宽厚的胸怀和视艺术重于一切的精神。正是这些决定了陈子庄作为当代艺术大师的无庸置疑的地位。
      陈子庄的花鸟画明显的继承着文人花鸟画的精髓。陈子庄晚年主要用力于山水画,花鸟似乎偶一为之,但他的天赋是如此之高,以至那些试笔之作都令人玩味不已。有一幅《金鱼》题:“余三十年来未尝画金鱼,石壶”此画如不读款题,仅从六条小鱼的错落有致,造型的生动,用笔的朴稚有趣,谁又会想到此公乃是偶然动兴涉笔呢?有他其它多件花鸟画,读者认真留意,同样可以感受到陈子庄独有的精纯、清新、明快、隽永的特点,其中精品艺术成就足以踵吴昌硕、白石。其中如《玉兰》的明艳抚媚,《青松》则虬枝倒垂,苍润兼收,《双鹭》《听涛》画于丙午(1966),画风简淡,表情冷漠,似有寓意。另外一件画于癸丑(1973)的《梅》,是六十岁作,使人想起金冬心同样的杰作,只是石壶所画更为疏简和略不经意,较之还拘于传统格法的文人画家金农来,似乎更为您肆和洒脱。
  反复赏阅陈子庄的画,可以感知他在精神气息上与前辈大师一脉相通之处。他继承和发扬了传统,而不是斩断或背叛了传统。在传统的大厦上,又以自己的劳迹建造了一间华屋,在中国画的参天大树上,又于主干上生长出粗壮的枝条来。

  陈子庄早岁浪迹江湖,社会生活的体验当是复杂而深刻的,但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个性中纯情于生活和艺术的一面。晚年生活的困苦也没有削弱他对艺术的忠诚,大约人生体验得越是深沉,对艺术的热爱和寄托也越是强烈而浓厚。所以我们看他的艺术一派天籁,纯任自然,毫无修饰做作的地方,尺幅中是供神思驰骋的无限宽广的天地,可以任意的呼啸高歌,稀嘘咏叹,正如石涛所说:“于墨海中立定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尺幅上换去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纵使笔不笔,墨不墨。自有我在。”或许在陈子庄作画的那些年头,客观的环境决定了他的画完全的摆脱了功利因素的影响,方留给我们这一片宝贵的纯情的赤土。

  陈子庄的山水画既具视觉的生动性、丰富性,又不同于写生速写稿,除了他的意匠经营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即在于笔墨的功力和表现。他的艺术在20世纪70年代较之20世纪60年代有一个明显的变化,乃是笔墨的运用更为娴熟老练,灵活而多变。在笔墨的成就上,令人更联想到近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所达到的高度,他们中间的相通气息,使我们相信陈子庄的确是得到了黄宾虹的笔墨真谛。
  看陈子庄的画,可以感到他与黄宾虹的息息相通处。陈子庄的画不同于速写稿,除了意象的丰富性之外,更突出的是“内美”精神:平淡无奇的场景,简略至极的房舍,平入直出的树木,三五条线的涯岸……比起许多人的精心结构,他的画全如似不经意的“偶得”之作。但其巨大魅力在何处?答曰“内美”。正如陈师曾论文入画之美所讲:“所谓宁朴毋华,宁拙毋巧,宁丑怪毋妖好,宁荒率毋工整,纯任天真,不假修饰,正足以发挥个性,振起独立之精神,力矫软美取姿,涂脂抹粉之态,以保其可远观不可近玩之品格。”

  陈子庄理想的境界是“平淡天真”。他曾说“最好的东西都是平淡天真。”他说:“我追求简淡孤洁的风貌,孤是独特,洁是皓月之无尘。”简淡是中国艺术的至高境界;所谓灿烂之极复归平淡,是艺术也是人生的体验。恽南田从文人画的立场出发,对此议论极多,如:“画以简贵为尚,简之入微,则洗尽尘滓,独存孤迥姻鬟翠黛,敛容而退矣。”对照陈、恽之论,陈子庄艺术的内美素质与我国文人画崇高的精神是同一机抒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