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日记 [2008年05月31日]  

2008-05-31 13:01:3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驼铃古道上的民俗婚礼

                                     张秉文

  老夫相扶,童幼相拥,“走,看花轿娶媳妇去!”中年男女捷足先登,站在街道两侧古老的石台阶上,翘首向鼓乐声飘来的方向望去。新人就要从那里登上花轿,然后,沿曲曲弯弯的像条横卧着的龙一样的长街缓缓走来,接受四方八邻的检阅。用“检阅”这个词似乎有点不恰当。可这阵势,舞狮子的,舞龙的,打太平鼓的,旗幛森森,簇拥着花轿,簇拥着骑高头大马的新郎官,浩浩荡荡的队伍扯出一里多地还带拐弯呢。队伍前面的开道旗上分明写着双兴盛、模式口村、驼铃古道,每一个字都透着古韵。鸣锣开道,锣声当当,换回模式口人悠远的记忆。

  早在明清时候,朝廷派千总驻军模式口。要知道这里是北京城通往口外的关隘要塞。一条三里长的街,设有四座过街楼四道城门把守。模式口的老辈人出入街巷,不是检阅就是被检阅。新媳妇进村接受检阅在情在理在模式口人有这个资格,在这是“王府娶亲”,那执事队里的旗幛上斗大的字不是写的分明吗?说检阅有点咬文词,模式口的四方八邻挤上街头,看热闹感受热闹才是真的。自打老舍先生《骆驼祥子》里的祥子拉着驮煤的骆驼出了阜成门,从模式口经过,像带来了“霉”气穷气冷落气,花轿接媳妇的事就少了,到最后没有了。这是百年头一回,连古道边的千年古树也耐不住性子了,探出才披绿装的枝头,似乎也要看个究竟。古道西边的一家老少,怕人推人搡地拥挤,索性攀援树木,登上自家门楼边的房顶向下看更清楚。

  有照相的、摄像的也开始趴墙头、登房顶,选择最佳角度,拍取“独家新闻”。问“王府”本家,说一家媒体也没有请啊!这都是闻讯来的。粗略估计,4000多助兴观众也都是“闻讯”来的。只有180人的执事是本家请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好戏招人。

 “这是个好开头,好兆头啊,咱模式口该到振兴的时候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这样自语。

  是的,盛世修史,盛世整理国故,盛世发掘、研究、保护民俗遗产,盛世恢复民俗婚礼在情在理,适逢其时。可不是吗,这驼铃古道上的“民俗婚礼”,能追溯到明清、到大唐甚至更远的时候。代代相传,留在民间的“老理儿”太多,是一套一套的,不整理、学习和承传,有些细致“动作”还真会被时间湮没的。

   瞧,从娶亲的头一天就吹打热闹起来了。这民俗婚礼的操办,贵在一个“礼”字,这边吹打,那边列队,一举手一投足都得按着“老理儿”走。这不,旗锣伞幛一应执事列队等候,就要起轿去催妆。

  催妆是汉族古代婚礼习俗,盛行于唐代上层社会。有唐代徐安期的《催妆》诗为证。诗云:“传闻灯下调红粉,明镜台前别作春。不须满面红妆却,留作双眉待人画。”这一切活动都是有根有据的。

  催妆定在8:00出发,“王府”的管事6:00多就忙起来了。催妆的执事队伍与娶亲一样,忙什么呢?忙着装食盒。食盒有讲究,是“王府”专意定做的,长三尺,宽1尺2寸,高6寸一层,共四层,里面分别盛有斗米、斗面、猪腿或羊腿、干鲜果品、婚书(即今天的结婚证),还有新娘的凤冠、新郎的状元衣。最难准备的是要用两个竹笼装一对雁,四个小伙子分别抬着,跟在食盒后面。取大雁成双成对,象征夫妻恩恩爱爱白头偕老的意思。古时候永定河打模式口村南不远的地方流过,河岸水草丰茂,大雁歇足是常有的景象,逮几只雁不在话下。如今,可北京的蓝天上,春秋之季见不到雁阵,上哪去淘换?别急,这“老理儿”传下“以鹅代雁”。于是,两只呱呱的大鹅装进两个竹笼。啧啧,这喜庆事儿,两只雪白的大鹅也应挂点红呀!“王府”的管事灵机一动,用红纸泡出来的红水给白鹅化妆。这不,“王府”催妆的对鹅就与众不同了,白里透红,淡淡的红,招人喜爱。“还有酒呐”!“王府”的管家一声招呼,两大坛子酒抬上来了。酒坛子上贴着红纸写的大大的酒字,就像古装剧中酒肆里摆的酒坛子,气派!酒是送给新娘娘家祭祖的。娶人家的闺女,对人家的先祖也要打个招呼,有所表示。这“老理儿”做起来罗嗦,却也透着一些人世间的大道理。

  催妆的吉时快到了,头戴瓜皮帽、身着唐装的茶房出来,他抬头看看天气,脸上掠过一丝外人不易察觉的隐忧。西边腾起一朵乌云,乌云在扩散,很快把蓝天掩没了。乌云越变越暗越黑,最终,豆大的雨滴撒落下来。催妆的时间改不改?众人眼睛齐刷刷都盯着茶房,他一语惊人:“净水泼街,过去皇上老子出行也赶不上这样的好天气。”说来也巧,雨果真停了,起轿的时候,太阳也出来了。这茶房就像我们今日婚礼上的司仪,或者是活动主持人。他得能巧言善辩,把婚庆当中遇到不吉祥现象给“说”吉祥了,讨个喜欣,像接新娘与办丧事走个对头,就说“碰财了”。从这一点来看,当茶房还要有敏捷的才思。“王府”的茶房是从东直门请来的,是“老字号”人物,你看他把天都“说”晴了。执事队也都是请来的各路精英,有三家店的龙、东直门的狮子、加上模式口村的太平鼓,是三档有水平的花会表演,值得看!难怪老天爷下雨也没有把围观的人群驱散。这里要多罗嗦一句。

  “王府”本家为什么单单请东直门的狮子和三家店的龙呢?原来。本家还有一个没有告诉外人的心愿。在古时,东边东直门,西边三家店,加上模式口,是这条古道上最红火热闹的地方,本家想以模式口带动两头,让整条古道重现昔日的红火与热闹。

  执事队吹吹打打来到新娘娘家门前,自然分列左右,鼓乐手对着新娘家的门吹打三通,都是吉祥喜庆的乐曲,奉上食盒、坛酒、对鹅。按老理儿是要把鹅撒开,在院子里乱跑,取“鹅龙(取笼的谐音)搅海”的意思,是给新娘家的人看的,鹅要是呱呱叫,说明姑爷爱说话,不爱叫则预示姑爷是个少言寡欲的人。新娘的家是楼房,这一段对鹅的表演就免了,这个场自然由茶房来圆。收下对方的回礼,打道回府,催妆结束。

  娶亲的日子选在4月22日,农历三月初六。这日子是根据新娘新郎的生辰八字定的。

 “王府”在模式口街中的一个小巷里。小巷深深深几许,就大红灯笼成排的挂了198对。小巷口搭起一道大彩门,门上的对联是:乐奏瑶竹引凤来,万载良缘此日成。横批:珠联璧合。娶亲执事队出发的吉时也是8:00。天气晴朗,执事队在街上一字儿排开,三顶轿子像宝石一样“镶嵌”在对列中,习习生辉。

  吉时到了,只见掌锣的执事走进新郎家,在新房里“当……当……当!”打三下,清脆的锣声告诉一切相关人等,要发轿了。这时,茶房手托铜茶盘走出来。这茶盘值得多揣摩两眼,它是“王府”祖上传下来的,有上百年的历史。茶盘里有一本历书、一面小圆镜、一炷香。这些都是给娶亲太太准备的。娶亲太太86岁,四辈儿女,是街坊,本家叫二奶奶。模式口村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人杰地灵,也出老寿星。只见她手脚利索地接过历书,放进接亲轿子;接过镜子,把轿子里里外外照了一遍;接过已经点燃的香,把轿子里面熏了一遍。这些都是“老理儿”的规矩:历书是避邪用物,镜子照、香熏是驱除轿子中的邪气晦气,干干净净接新人。接亲的轿子是万万不能空着出发的,这也是“老理儿”传下来的。娶亲太太登上一顶绿色轿子,另两顶由小小子压轿。一个小男孩怀抱宝瓶,坐上接新人的那顶红轿子,宝瓶里盛的是新人的上头水;另一个小男孩也怀抱宝瓶,里面装的是给新娘的金银首饰,登上另一顶绿色轿子。这顶绿色轿子回来的时后是女方送亲太太坐的。

  娶亲的执事队去时没有更多花样,接上新人回来,这一路的故事就多了。你若不怕挤,就跟着执事队跑,瞪着大眼睛看吧!

  走在最前面的是四面大锣护拥着的双兴盛的开道旗。大锣有节奏地敲着打着。那锣直径足有二尺,锣边是一圈黑色,中间一点红,锣面形成黑、黄(铜的本色)、红三色,打锣人眼睛看着前方,锣锤舞动,一下一下,有节奏有韵律,端端正正击在锣的中心红点儿上。这等伸手功夫,没有过百八十次走场,是万万不能的。

接下来是一对狮子。一路观众拥挤的时候,狮子就耍起来,威风凛凛,开道百应百灵。还有一路上的随时表演,茶房一招呼,就是狮子出场。

  接下来是一对牛角灯。过去娶亲一般在晚上,牛角灯是照亮的。现在则变成了执事队中的一种装饰。

  接下来是一对清道旗,一对虎旗,一对飞龙旗,一对飞凤旗。气派、威武、庄严。

  接下来是两面大筛镜,取避邪的意思;两面龙凤扇,取龙凤呈祥的意思;两面掌扇,扇的中心部位分别贴有子孙万代、五世齐昌(新郎是王府的第五代人)的红纸字幅,每面掌扇上又有19面小圆镜镶嵌在字幅周围;坐伞;一对上书王府娶亲的宫灯;一路走着8字的太平鼓;八面大鼓;新郎骑大马;鼓乐手;三顶八抬大轿(指一顶轿子八人抬),依次是娶亲太太轿子、新娘轿子、送亲太太轿子;宫灯;四幅上面分别写着子孙万代、富贵满堂、百年好合、龙凤呈祥的大挑帘;八面大镲;20米长舞动的双龙;12辆接亲车队,取四平八稳12安的吉祥寓意。车与车之间,都有一对旗,一对灯,现代和传统在这里巧妙融合……

  接下来是摩肩接踵的观众。新郎骑着高头大马,出人头第,活脱脱一个状元郎。他不时地打个手势,向认识的、不认识的热情捧场的观众致意,但不忘自己的职责,时时回头呵护一眼新娘的轿子。新娘轿子前边有一个人拿一卷红纸,见到下水井、下水道了,先用红纸覆盖上,遮住污晦,才让轿子通过。这是“老理儿”,不能走样,一路上用去了几十张大红纸。还有一个人抱一卷红布,在接亲队伍经过庙宇时把新娘的轿子用红布盖上。刚进村口就是慈祥庵,拿红布人忙不迭地把新娘的轿子盖上,狮子打开场子舞了起来,这是献给庙里神灵的节目,“老理儿”就这么说的。舞罢继续前行,路过五道庙前,也如此这般表演一番。

  “老理儿”有个特点,就是尊老敬老。“王府”门前不足百步的地方是模式口仅存的过街楼遗址,遗址下有一尊雕工精细、在这里守护了千年的石狮子。“王府”本家一大早就给石狮子脖子上系了一段红绸带,让它与人间同喜。石狮子因为“老”,也沾了“王府”的喜气

  说话工夫,接亲队伍到了“王府”门前。这时,有“万人空巷”之势,围观人群呼啦一下涌上来,把“王府”门前的那一段大街堵得水泄不通,大家都想一睹新娘下轿的娇态,还有表演的老节目。这阵势急坏了茶房,他一手捏着弓箭,一手抹着额头的汗珠,凑到“王府”本家跟前商量对策。最后,把从小巷里移到街上的新娘下轿新郎射箭等节目还搬回原处。

  新郎在小巷的彩门前下马,从茶房手中接过弓箭,听茶房的吩咐:一射天,天赐良缘;二射地,大地回春;三射花轿,花轿送来心上人。三支箭射毕,就该掀轿帘了。新娘下轿前,娶亲太太用手指沾一点胭脂,在新娘额头正中点一个红点儿。意思是给自己家的媳妇做个记号。再在轿前撒一把五谷杂粮,茶房像解说员一样,会跟着说:“一把草一把料,新娘跟着新郎跑。”新娘被新郎搀扶下轿,要过马鞍——取平安的意思;迈火盆——取日子红红火火的意思;踩红布口袋装的红高粱——取步步升高的意思。新人过了这几道关,也就走完了深深的小巷,进到院中。院里摆有两趟长桌,前一趟上摆有枣、荔子、桂圆、莲子——取“早立贵子”的意思;后一趟桌上摆有桂圆、花生、莲子、荔子——取“贵子连生”的意思。再往前走,就到了花堂。“老理儿”规定,花堂迎门是一张八仙桌,点对素烛,摆上香台,新人在新房里挑开盖头,出来烧香拜天地。前面说过,“王府”接亲的执事队后面是车队,这就预示着他们后面有新式结婚庆典,是计划之中的事情,拜天地的礼俗就免了。但是,新郎挑开新娘盖头的议程不能省略,因为,不挑开新娘红盖头,接下来的活动就不方便了。茶房拿出一个秤杆,是过去带钩的老秤杆,问在场的人: 

 “大伙瞧瞧,是秤!”有人说“称心如意”,就取这个谐音的吉祥寓意。新郎接过秤杆,轻轻伸过去,挑开新娘的饿盖头,一对称心如意的新人走到了一起,民俗婚礼结束。11:18,他们赶到预定的饭店,举行了新式婚礼庆典。 

  按“老理儿”讲,婚礼还有个小小的尾声,就是在三天回门前必须去上坟祭祖。也就是说头天入洞房,第二天祭祖。新人在老家的带领下,炒上八个菜,带上拉花,去上坟,拜祭祖宗。供品中有两样菜是必不可少,一样是豆芽菜——取豆芽菜长的快,后辈多出人才的意思;另一样是丸子——取生金蛋子(男孩)的意思。这是“王府”祖上传下来的,每个家族祭祖的供品都是不样的。

  讲到这里,驼铃古道上的民俗婚礼全部结束。诸位看官且莫像有的观众一样,以为是在拍电视。这是确确实实的真事,只是此“王府”非彼“王府”(过去皇宫中的王府),是祖居模式口村的王成祥儿子王世凯娶亲,新人是石景山模式口东里的,叫王梦娇。王成祥今年51岁,打懂事起,就爱跟着家人在村里的红白喜事上泡,好奇好学好问,长大成了个民俗迷。为儿子操办民俗婚礼的铜茶盘、老秤杆、茶吊子、宝瓶等家伙什都是他精心保存下来的祖传之物。更令人敬佩的是,他把这次儿子婚礼提升到振兴模式口村民俗文化的高度。有这个信念支持着他:几到颐和园、圆明园学习取经;几下江浙定做花轿绣片;几顶轿子都是他亲手定做;抬轿子的绳是不能系死扣,他一点一点地盘,最后,请街上的一家裁缝部在一个一个绳套上裹扎红布,就忙了三天三夜;那装饰家门口幽静小巷的198个灯笼也是自己扎的……幸运的是这一对新人的欣然配合,还有老亲家的支持,还有居委会的支持,还有街道、区文化馆的支持,王成祥对这次民俗婚礼称心如意,他说:“有这三顶轿子,村里谁再举办这样的婚礼,就不用去远道租了。”假若有人家举办,我想他们一定会请王成祥当茶房的,因为,懂得民俗婚礼议程的人实在不多了,尤其在这驼铃古道上。

                 原载《北京纪事》2008年第4期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