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耄耋老人著书忙  

2008-05-27 12:27:21|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耄耋老人著书忙

                                                    斗垣

    李成志简介:李成志,现年78岁,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闽北剿匪中获战斗英雄称号。196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后从事教师、校办工厂厂长等工作。1988年退休以后,倾心写作、古币收藏与研究。现藏有古币15000余枚,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及古币研究和民俗考证文章150余篇100万字。出版的个人专著有《通天洞》、《古币歌》、《锲斋文选》。《珠宝首饰报》、《中华古玩》、《北京纪事》、《中国消费者报》等报刊先后发表了介绍他集币的专题文章。《共和国专家成就博览》也收录了他的事迹。现为北京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北京收藏家协会会员,北京市石景山区文保协会监事会主席。

 

   在最近的一次采风活动中,见到了一年多未某面的李成志老师。彼此寒暄之后,我问“最近忙什么呢?”李老师说;“忙着写书出书!”说话间,他从书包中淘出三本书,“这是我新出的,太多的朋友都该送,拎不动,只带来一套先送你。”我受宠若惊,感谢李老师对我这位不才后学的偏心。说来李老师的这三本新著中人民日报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的《通天洞》初稿我读过,并且拿到我供职的出版社报过出版选题,由于书号紧缺而搁浅。未能亲手把李老师的大作推向社会,心中留下一丝遗憾。 

   记得石景山区文联成立后,与石景山广电中心联手推出翠微山下文化人栏目,介绍居住在石景山地区的文化名人。我作为撰稿人之一,写了书法家范德安、画家侯增信、集邮爱好者蒋鹏凌之后,还想写写李成志老师。写他退休以后爬山、写作、考证民俗史地、收藏古玩……充实、安逸,极富情调的晚年生活。由于栏目暂停,写李老师的计划落空,心中又添几许遗憾。

  第一次去李老师的锲斋,他正陶醉于新得到的一袋、几千枚古币的研究之中。他说要考证、写古币知识的文章,要出版个人文集,说这番话时,言语中透出执著与兴奋。“老夫聊发少年狂”,用这句古语形容李老师当时的欣喜之情,一点也不过分。不过,李老师的“聊发少年狂”大有“出家人不打狂语”、“一言九鼎”之气概。没过多久,他研究古币的文章《千姿百态咸丰钱》、《花钱是中国美术的宝库》、《独领风骚五代钱》、《枚枚皆珍辽代钱》、《兄弟民族文钱荟萃》等连篇累牍,在报刊上发表。一时,他成了收藏研究钱币的焦点人物,《珠宝首饰报》、《中华古玩》、《北京纪事》、《中国消费者报》等报刊先后发表了介绍他集币的专题文章。《共和国专家成就博览》也收录了他的事迹。有收藏圈的朋友与我聊天时惊讶地说:“李成志老师集币和平常人不一样,他能从中发掘出知识和学问,能写成文章,一般人做不到。”我说:“李老师把收藏古币当作一门学问来做,令你惊讶的还在后面呢!”

果不其然,李老师集币又出新成果,他送给我的三本书中有一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的《古币歌》,就是他的研究新成果之一。他把先秦到清末这一漫长历史中各朝各代的钱币用2400行长诗串讲了一遍。李老师是学历史的,又擅写文章和诗,《古币歌》是他用22天时间写出来的。在写作此长诗之前,他开始写长篇小说《集币世家的传奇故事》,这部在中国小说史上堪称第一,即第一个写集币题材的长篇小说已经杀青。看看,一袋古币沦落到李老师的手里,是为大幸,他如同掘到一座富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成果迭出。“锲斋”主人的这种“锲而不舍”精神由此已经可见一斑了。

   《通天洞》是李老师的中篇小说选集。书中收有《闽北剿匪记》、《古砚传情》、《姐弟双雄》、《杨柳湾三巨头》四个中篇。小说故事性强,扣人心弦。读他的小说仿佛在听一位历尽沧桑的老人讲述自己的故事——情真意切,滔滔不绝。这些小说中的故事,许多是李老师给自己的学生讲过,给文朋好友讲过,讲的时候都是据实道来,如闽北剿匪,那排长,那剿匪英雄就是作者本人。既是自己的生活积累,又这样反复讲述,恰同酿制佳酿,酝酿成熟了,一但动起笔来,自然文思泉涌,又如井喷——一发而不可收。他的创作高产至少给我们这样的启示:一是丰厚的生活积淀;二是反复地酝酿。这是高效写作的两个基本条件。

   《锲斋文选》是李老师的记人、记事散文和短篇小说荟萃。记人散文中有作者与贺敬之、舒乙等名流的友情交往;还有《三车姜富了一户农民》、《向哪去找这样的老伴》等凡人琐事的。这些凡人在李老师的眼里其实个个都不凡,在他的笔下和名人是同等待遇。《向哪去找这样的老伴》是作者有感而发,为自己老伴写的一篇散记。文中记述老伴张秀珍操持家务、教育子女、支持李老师的写作与研究,读来令人感动。特别是引导李老师走进古币收藏与研究新天地的那一袋古钱,就是他的爱人在农贸市场上发现的。一个成功男人后面有一位坚强的女人,这是真理。李老师的“创作涌泉”原来有老伴的精心呵护。散文中的记事部分都是李老师见景生情有感而发的即兴之作,这些文章都散见于报刊,有的发表当时还在社会上引起小小的轰动呢!像《京西高井霜叶红》发表在《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上,引来无数登山观赏红叶者,特别是住在京西高井附近的居民,就不用舍近求远、携老带小去那拥挤不堪的香山观赏红叶了。著名雕塑家罗丹有一句名言,大意是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我们的眼睛缺少发现。李老师是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并讴歌之的人。“不来者不相信,来者都说天外还有天”。这是这篇文章的结束语,可以看出,李老师的发现已经被人们认可了。

 《锲斋文选》收入的短篇小说有《一张贺年片》、《雏鹰展翅》、《校园新曲》、《乞丐——“齐老九家”》、《奇缘》、《师生情》,共六篇,说实话,我是当着散文来读的。这几篇小说内容都涉及教育,李老师执教多年,自然捻熟教师生活,小说中的人物有似作者化身。写自己熟悉的,李老师也遵守了这一写作规律。

   我羡慕李老师的文章,还十二分地羡慕他那强健的身子骨。一次,参加区文联组织的双泉寺采风活动,李老师是向导,他登山健步如飞,令我们这些小他一轮、两轮、三轮的望尘莫及。到了山顶,我们还都喘得难以平息呢,李老师已经口若悬河,讲述起山中古刹的掌故来。过后我请教李老师的养生之道,他说:“以大山为伍”。后来,我才知道,李老师坚持常年爬山。但是,他的爬山与众不同,他结交有一拨文化人,用足去丈量——爬山;用心去欣赏——读山。舒乙是他们的山友,他与丁传陶等在双泉寺的山上借了一间闲置的民房院,爬山累了,就到小院的树阴下,青石板为桌,大石块为凳,山泉水沏茶,品茗聊天,切磋山的故事,他的许多文章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构思的。他们和大山融为一体,正是“山中无历日,寒暑不知年”。也“不知老之将至矣”!大山给了他们精气神。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在我的眼里,文化老人李成志老师,也是一座山,我祝愿这座山也能“长青”,也能“不老”。

 (此文《京西文化》2008年第四期发表,发表署名张秉文)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