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剪不断的乡情  

2008-05-13 21:39:2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剪不断的乡情

                                                张秉文

    5月9日,随单位去京郊密云采摘、吃农家饭、住农家院。我们从市中心出发,走京承高速,行程近1个半小时,先到同时的弟弟的乡下田地里观赏田园风光。见到主人带着一路人马到来,同事的两只看家沟摇着尾巴跑前跑后,像表示热情欢迎的样子。同事的家人带着我们到菜地里,让我们自己动手,去拔水萝卜吃。乡下人对待客人的那种独有的憨厚表露无遗。萝卜的叶子长得茂盛,她看到我们分不清哪个大哪个小,便走进地里帮我们拔好,抱到地头水管跟前,拧掉叶子,递给我们,让洗净了吃。“吃刚从地里拔的萝卜,新鲜可口,不辣。”她看到我们吃得开心,又解释说。当知道我们晚上要吃农家饭去时,她挑选出萝卜的嫩叶儿,装在塑料袋中,递给我们的带队,让晚上吃饭时交给厨师拌盘凉菜。在农家人的眼里,用自己地里种的蔬水果招待客人,特别我们这些城里人,是最上等的尊敬。

  同事带着我们在他弟弟的十几母田里走了一圈,指着一大片刚刚耕播完、还散发着泥土香气的地说:“这里种的是玉米,等到了秋天来吃老玉米,用大柴锅一煮,那吃起来才叫棒呢!”我看到同事说这番话时,脸上洋溢着欢欣与自豪。这是游子回到生他育他的土地上特有的表情动作。我推想,在他心中此刻可能是莺啼燕舞稻麦瓢香,也可能是牛羊哞咪村童嬉戏。一句话乡情剪不断,我有同感。

   晚上,在溪翁庄镇附近的餐馆用餐,一上餐桌,大家对先摆上来的新鲜西红柿大发兴趣。也许是一路走来,有点口渴,把西红柿当水果用,更多的因素是这西红柿新鲜,吃起来沙甜。饭菜满桌,逗引大家食欲的是红烧鱼头和清蒸鱼身,把一条四五斤的胖头鱼分为两段,用不同的烹饪方法,却也吊人胃口。加上同事介绍:“这是密云水库的特产鱼,是地方风味做法,到密云就是来吃鱼的”。我们吃的有滋有味。做成小鱼状的贴饼子为餐桌又增加了话题。

  饭后,我们驱车十几分钟,到了预定的荞麦峪住进一个叫桂兰的农家院。放好简单的行装,与几位没有玩牌雅兴的同事步出小院,按老乡的指点,前往密云水库坝上观景。夜幕降临,山风飕飕,加上刚刚飘落过零星雨点,空气中弥漫着几丝凉意。我们领受不了这山风的热情款待,调转方向,回到住地,围坐在床上,海阔天空,聊到眼皮打架方睡。

   次日,早5点起床,是被那汪汪的犬吠声吵醒,还有喳喳的麻雀在窗台前跳来蹦去,我蓦然感觉,像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农家院的老大爷指点,到有太阳能热水管的房间里洗漱,并告诉我,我们的开饭时间是八点半。我已无心回屋里看带来的书稿了,于是,信步走出小院,寻访那泥土的芳香。在一片菜田里,一位中年人拎着一桶水,浇灌大概是刚刚移植的辣椒。沿着田头小道继续前行,是牛圈。十几头牛安闲自在地在反刍,看见我这个城里人,不屑一顾。再向前走,是一羊圈,有二三十只。羊儿还没有发现有陌生到来,看护它们的大黄狗狂叫起来,狗的主人推门出来,看了看我,转身对狗絮叨了几句,大黄狗安静下来,用和善的目光送我走向远方。无意之间,我看见路边草丛中一朵艳丽的黄花,是蒲公英花。我弯下腰,伸手轻轻抚摸花朵,沉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它摘下来,带回住地,放入书包。要知道,在我的记忆里,蒲公英花是可以充饥的,那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农村特有的一种情况。

   不知是郊外的空气清新还是农家那刚出锅的香喷喷的烙饼摊鸡蛋诱惑,我们一行多数人都说比往常醒的早。为了我们这二十几位城里客人的早餐,农家的大爷大妈和大嫂早早就起来下厨了。厨房外炊烟袅袅,厨房内香气扑鼻。不到8点,院里摆开的两张大圆桌前就满座了,这边吃,那边做,供不应求。我无意中看到房脊上一只喜鹊唧唧喳喳,大概是在笑我们的吃相吧!

   饭后,我去参观厨房,硕大的黑锅烧的是柴禾,同时烙四张烙饼。农家大嫂挥动锅铲,轻盈地翻了这张翻那张,忙而有绪。我好奇地问:“怎么不一次烙一张大点的呢?”大嫂说:“烙大的没有小的快。”感情这柴锅烙大饼是各家有各家的做法。

  接下来的活动是到农田里采摘西红柿。京郊陆地的西红柿还没有下来,农家安排我们到大棚里采摘,发给每人一个塑料袋,钻进大棚自己采摘。望着挂满枝头的西红柿,绿的翠绿,红的殷红,我不忍伸手破坏眼前这红绿交织的画面。此时,心中自是一番别样的感受。酝酿了几年的计划,退休后回归田园:抱一卷爱读的书,种一亩三分地,沏一壶清茶,好友三俩,读书、种田、品茗、聊天,好不乐哉。不知此梦能实现否?

   农家怕我们采摘的不好或不够,事先采摘了一筐放在磅秤旁边,谁采摘少了可以任意添补。一位同事的塑料袋中只摘了几个,有人帮添补,遭到他的“谢绝”:“不是我采摘的不要!”他说的是实话,我却觉得很经典。采摘——我们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在我看来,只要来到京郊,欣赏美好的田园风光,呼吸清新的山野空气,就足够了。有这自燃成熟西红柿,已是额外的收获了。

   带着累累收获,踏上归途,是时下午一点钟。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