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草书人生》连载之八 第二章我的书法是事业之 在印花厂曾与“右派”为伍  

2008-01-31 13:1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书人生》连载之八  第二章我的事业是书法
                                                  高余丰  口述
                                                   张秉文 整理

                在印花厂曾与“右派”为伍

   在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的三年学习转眼结束了。学校老师找我谈话,要我留校工作。我当时脑子里还是“家有几担粮,不当孩子王”观念,死活不当老师。最后,我被分配到北京市纺织局,共15人,由我带队前去报到。到了纺织局又二次分配,我和另1名同学分到了位于菜市口的手工印花厂,主要产品是生产人造棉布印花手绢。我们被安排在设计室搞设计,和老同志比,我们的实际能力相差太远。但工厂可不把我们当学徒看,和老同志要求是一样的,大家都在设计,拿出的样子进行反复比较筛选,我们的设计采用率很低。我在这里工作了大约1年,只有两个设计稿被选准投入生产印制。但是,我的另一个设计稿参加纺织局举办的设计图案展览,居然入选并展出。这使我很受鼓舞。这个入选的设计稿图案是两个小人在一棵椰子树下玩耍。参观展览的人都说我这个图案色彩漂亮。我听了后又联想到在学校时美术老师的表扬,心想自己可能对绘画颜色悟性较好。其实,我搞绘画创作,搞设计,往往最下工夫最用心思的还是构图与造型。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在设计室里,我有缘结识了一位叫沈学礼的老师,他经常到我的宿舍里指导我练字。当时我住单身宿舍,下班和休息日别人玩牌聊天,我专心致志练毛笔字,宿舍的几面墙上挂满了我的即兴之作。那个时候市面上流行的只有毛主席的诗词字帖。“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毛主席的这首《清平乐.六盘山》我不知写了多少遍。沈老师是书法世家,学的是颜体,传统功力深厚。他给了我好几本字帖,我的笔名“其度”就是他起的。沈老师大我18岁,在书法及设计技艺上,他是我的老师,在平时生活中,我俩情同手足,无话不谈。他对我讲述了他划为“右派”的原因,就是说话爱“放炮”,说了一些有的人不爱听的话。他要我以他为鉴,说话要有分寸。在工作中,沈老师可算是一个真正的老黄牛,每天一上班就埋头作画。我有时都有点不理解,像他那样一个直嗓子说大话成习惯的人,拿起画笔就像换了一个人。慢慢地我揣摩透了他的品格,别看他说话没有把门的,尽说三愣子话,但干起工作来却一丝不苟。他的这种品格无形之中也影响了我。在工作中他画白描,我搞颜色设计,两人配合默契。后来,纺织局调我到羊毛衫厂技术科工作,还有点恋恋不舍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