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草书人生》连载之五 第一章 追梦年华之报考美术学校一波三折  

2008-01-31 12:53:51|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书人生》连载之五 第一章 追梦年华
                                                    高余丰   口述
                                                     张秉文  整理

                     报考美术学校一波三折

  1957年永清中学毕业,我怀着一腔热情报考河北师范学院美术系。我坐车去报了名,学校老师说回家等待考试通知。我回家耐心等待,天天在村口张望一会儿,看有没有送信的来。结果,等来的却是一纸因故学校停止招生的通知。我开始就报了这一所学校,现在改报其他学校已经赶不上了。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在家种地。干了几个月活,觉得不该这样在农村呆下去。当得知我的一个远方表叔、父亲的徒弟庹凤祥在包头临河铁道路站是工程师时,我也动了外出闯荡的心念。于是,来到临河,在表叔手下当小工。干了几个月,心里又觉着不舒畅,加之这里的冬天特别冷,大风刮个不停,当时就有一种很难适应这里的一切的感觉。这样,我又背起行装回到了农村。

  回到农村,正赶上要成立青年突击队,我被选去当生产大队民兵连的文书兼青年突击队的辅导员。青年突击队和民兵连有点像现在的一个单位挂两块牌子的意思,都是一拨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主要任务是哪里有难活儿重活儿就叫我们上,平时还有掏茅厕等为人民服务的事情。对于我来讲,这项工作正好发挥了我写写画画的特长。在大白墙上写美术字、画宣传画都是我的事情。在大白墙上直接搞创作,没有起草稿这一道程序,所以下笔用色都要有一笔到位的功夫,非常锻炼人。我们的民兵连活动有声有色,在固安县也很有名气。这一年征兵开始,县上破例给我们民兵连三个名额,我和另两个年龄相当的青年报名政审合格后参加体检,他们两个合格被挑选走了,我因为沙眼体检不合格被淘汰了。满心的欢喜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我一时痛苦难言。送那两个好伙伴当兵走了之后,我的心也似乎被他们带走了,带出了农村,在很远的地方飘游。我已经踏不下心来去种地和做民兵连的领导工作了。反复权衡的结果,我还是选定了继续考学这条路,要报考美术专业。

   我把自己的想法向父亲讲了,父亲表示支持,还给我画了一条道儿:“你爱好书法,还是到北京学习吧,那里才能见到大世面,才有你们年轻人的用武之地。还有,你大哥在那儿,你去也好有个亲人照应,我和你妈在家就放心了。”父亲的这番话说得我心里热乎乎的。我们高家在村里虽然是个小户人家,但却是一个半工半农的家庭。父亲从小学油漆、彩绘,跟着我的大舅爷也是他的师傅走过好多地方,搞过好多彩绘工程。他们还参加过北京颐和园长廊的彩绘施工。后来父亲的徒弟中有名的有张世禄、庹凤祥、赵世昌等十几位。大哥也是跟着父亲学习彩绘的,这种家庭环境给了我一定的艺术养分,也促成了我对书法、美术的偏爱。我写信要大哥帮我联系报名考试的事情。大哥很快给我回信说:“正好中央美术学院招生,我已经给你报名了,望抓紧复习,准备应考。”家人的支持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也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我想,我只能考好不能落榜。我在家里那段日子,点灯熬油,天天晚上温习基础课到很晚,书读累了就练画。临近考试前一周,我就到了北京大哥家,让大哥帮我辅导政治和绘画。大哥见面第一句话就问我“能考上吗?”我说试试吧。大哥见我心气不足的样子,在抓紧指导我复习基础课的同时,还特别安排了一堂别开生面的课程——逛琉璃厂。在荣宝斋我看到了齐白石等名家的书法绘画真迹,给我震动很大。大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你的作品将后能挂到这里就行了!”我没敢接这个话茬,但在心里说,“等着吧,定会有这一天的!”当时年轻气盛啊,才敢这样想。没想到梦想成真。也许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也许是老天爷的安排,1999年5月我的一副对联书法作品挂到了荣宝斋展销,一个月后,这件作品售出。我要感谢大哥的是,带我逛这一趟琉璃厂,观赏古今名家的书画,把我过去僵死的脑子给开化了,思路给打开了。比如,有些画我们认为应该这样画,那些名家的名作就不是这样一个程式的画法,而是各有千秋,各有特点。

  考试很顺利,我被录取了。最后的录取学校是位于马神庙的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原来是中央美院代为他们招生。在那个大跃进年代,学校也和农业一样讲高产,原来说招45人,结果招了80多人。开学一看,两栋新盖的教学楼都满了。原来是北京几个工艺品厂的青工“一刀切”来参加学习。由于生源发生变化,文化水平层次不一,这样,就出现了这所学校是保持原来大专还是改为中专的问题。记得讨论了两个多月,最后照顾大多数青工,学校定为中专。报考的美院变成工艺美术学校,报考大学变成了大专、中专,回顾这段考学经历,真是一波三折。好在来北京学美术的大方向没有变,与其他没有考出来仍在农村种地的中学同学相比,我也算是一个幸运儿。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