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草书人生》连载之四 第一章 追梦年华之“追星族”  

2008-01-31 12:41:47|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书人生》连载之四 第一章追梦年华
                                             高余丰  口述
                                              张秉文 整理

                      “ 追星族”

   说起“追星”我们会自然而然地想到现在的追歌星、影星及其他社会名流的追星族。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大家还没有“追星族”这个概念。但是,社会上尤其我们这些初涉世道的初中生也有和现在的追星族一样的心态。大的环境里追大明星大人物,小的环境里追小明星小人物。我的升学考试成绩名列前茅,加上字写得好,在新的学校里成了同学们追星偶像。这也与我被校方提名推选为班干部有一定的因素。同学们追捧我,最要命的是要我给他们写一幅字,他们要当字帖照着临写。中国有句古话,叫“无知者无畏”,年轻气盛的我虽然没有宣布做他们的老师,却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做了事实上的不在编制之列的写字老师。被同学们追捧,当时那种感觉真好。谁知这种“好感觉”却衍生出一桩叫我跳进黄河洗不清道不白的事件。

   与我们村毗邻的王家寺村有一个大寺院,寺庙前有一块石碑,不知是谁用粉笔在石碑上写了我们班一男一女两个同学的名字,写了他们两个正在搞对像等字样。消息传开,在学校引起很大的震动。在那个年代,农村还风行包办婚姻,中学生搞对像那就好像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学校像炸了锅一样,同学议论纷纷,他们说石碑上的粉笔字写得很好,于是我成了重点怀疑对像,作业本被拿去对笔迹。查证到最后不了了之了。这一事件没有对我构成什么影响,我也无暇去听更多的议论和猜测,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成了另一类“追星族”。

   进入中学学习阶段,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情,对于写字也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除了临帖,开始追访写字好的人,向他们当面求教。到了如痴似狂的程度,谁的字写得好就去追谁,一点儿不亚于今天的年轻人追歌星的那种情形。在中学里我认识的一个书法好的老师叫夏庆轩,他写颜体《华世奎》,我十分羡慕。永清县第一中学的校牌就是他写的。后来县城南关建立了永清二中,永清中学就改名为永清一中了。夏老师不担任教学任务,负责后勤事物,给学生卖饭票。我在一次买饭票时和他说过几句话,但没敢提出请他指导写字的事。就在我拜师求教无门非常苦恼的情况下,我的表哥、当时的永清县县长李维森来到我们学校,办完公事他来看望我后说还要看望夏庆轩老师。我喜出望外,说:“夏老师的字写得特别好,我想跟他学习。”表哥说:“好呀!这是好事情,只要你爱学习,我帮你介绍,我和他是多年的好朋友。”就这样,全校师生心目中比较清高的夏庆轩老师接收了我这个学生,于是,我隔一两天,就带着自己的习作,到他的房间去,当面聆听指教。夏老师还给我创作了一副书法对联,内容是“欲高门第须为善,要好儿孙必读书”。夏老师的墨宝还有永清县“人民会堂”匾额。据说当时约请县上几位有名的书法家题书,最后选用了夏老师的。夏老师在文化大革命中遭批斗跳井自杀了,我后悔离开老家多年,再没有能见上他一面,也未能为他送行。

   我的小学班主任岳俊志老师字也写得不错。由于是班主任,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交流便是经常性的。岳老师“文革”期间也遭批斗,后来退休了。有一年我回老家,路过柳泉镇见到他正在写标语。他说艺无至境,鼓励我要继续努力。他提出要我给他写一幅字。我说我那丑字怎么能在老师面前显摆呢!他很认真地说:“不,你的字已经有了自己风貌,这是最可贵的,功夫是需要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不能着急。”我答应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写,没想到他就去世了。

  在中学被我追慕的另一位老师叫孙冀之,他写颜楷,也写行草书,也是参加题书永清县“人民会堂”的书法家之一。孙老师是班主任,但不是我们班的班主任。他对学生的情况比较了解,我在“追”他,他也在关注我,我们就这样结下了非同一般的师生情谊,共同探讨书法问题。孙老师还健在,住在老家,都80多岁高龄了,仍耳聪目明。有时他约我,有时我请他,我们至今还保持着联系。

  当地的一些文化名人和已故书法家和他们墨迹也成了我仰慕追访的对像。我的大姑夫李云升、也即县长李维森的父亲是文化人,是当地的绅士。我临写了夏老师“欲高门第须为善,要好儿孙必读书”的书法对联,请他指导,他在做人做学问与写字等方面给我传授了不少知识。

   离我们村不远的冯阁庄村有一位历史文化名人叫苑承修,是清末举人。据资料记载和当地人传说,北京的老“前门火车站”匾额就是他的墨迹。我去他住的村,走访了他的家族和后人,拜读了他的遗墨。观摩这些乡贤的作品,给我学习书法带来启发是一个方面,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影响也影响了我。不能超过他们起码也要和他们一样齐名,这是当时的真实想法。初生之犊不畏虎,什么样的名人都敢追都敢攀比,现在就没有这种勇气和胆量了。

  我当时爱字写字到了痴迷程度,春节拜年,平时村里谁家过红白喜事,只要见到他们有毛笔写的对联、喜帖等,总要站在那里认真看一看,揣摩透人家的运笔用墨特点了才肯离去。我的外祖母家是大北营村的大财主沈家,他们家能写字的人多,春节家里的对联都是沈洪泽自己写,沈写的是颜体,浑厚大方,笔道有力。有一年春节我去外祖母家看到了他的真迹,回家后过了几天又去观摩了一次。沈洪泽的字至今在我脑子里还有印象,我现在仍然认为他的字不错,在农村、在民间真有写字写得好的,有高人。

  前面提到别人追捧我,这里包括找我写字的。进入中学以后,学校里、村镇里都知道我的字写的好。学校写奖状找我,村里的街坊邻居写对联也找我。这个时候我开始练习行草书,在写对联时常常也玩几笔“龙蛇大草”,结果有一次写出了笑话,把老叟的“叟”字草成了老鼠的“鼠”,被村里有一个叫郭洪勋的先生看出来了,取笑说中学生不会写“叟”字,一时成了村里人的笑柄。这个写错字的教训深刻,成了我搞书法创作的一面“镜子”,现在还时常拿它来照观检查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