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草书人生》连载之一:第一章 追梦年华之吉德堂记  

2008-01-29 14:38:20|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  书  人   生》连载之一

                              高余丰  口述

                              张秉文  整理

 

                     第一章  追梦年华

                          吉德 堂 记

    1939 年1月28日(农历戊寅年腊月初九)傍晚时分,河北固安县郑东内村东头高家大院传出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在村口聊天的老人议论:“高家又添了一个小子,听这哭声能传到十里开外,这小子将来一定名声远扬。”这个降生到人间、第一声啼哭惊动左邻右舍的生命就是我。这是母亲告诉我的。

  母亲在离开人世前的那一年,一直卧病在床。我从北京赶回家看望她老人家。我坐在她的病床前,母子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我小的时候特别硬,吃奶时间过了就哭着奶头塞在嘴里也不吃。长大了和村里的娃娃玩耍时,总要争个头名、第一才回家吃饭。母亲说我的童年趣事时,眼睛里含满了泪花。我知道她不是后悔当年因为我的淘气,不该向父亲告状打我。她的眼睛里的泪花,她的脸上的表情告诉我,她流的是激动的幸福的眼泪。因为,那个时候,我在书法上,不敢说硕果累累吧,也算是略有所获。每有获奖的消息传到村里,就有人去给我家报喜。父母亲在乡亲面前表现出一脸的谦虚,说不算什么。客人走了,老两口关了大门,就要庆贺一番,父亲常常因此多喝两盅。这些情况是从家信中知道的。他们说我给高家争了光,给村里争了光,给贫穷的固安县争了光。

  固安县与今天的北京大兴区接壤,这里地势低洼,历史上非涝即旱,是个有名的穷县。但据当地老人讲,这里历史上曾出过状元、秀才、驸马、举人。近现代出的名人也不少。也许正因为穷,老人们才讲这些故事激励后人。但是,这里近现代出了不少名人是真的。这里不管乡下或者小镇,都很重视文化。逢年过节,家家贴春联,贴窗花,村里能写字的人这个时候最忙,最受人尊敬。在一般人看来,能写两笔字是最了不起的事情。谁家有个能写字的人就成了这个家及他们家族的骄傲。

郑东内村在固安县东南方向的25华里处,文化氛围浓厚。村里有姓郑、郭、陈三个大户人家都有文化,郭家有郭子震、郭洪才、郭洪军都写字。郭子震是国民党固安县党部的头头,我家大门上的“耕、读”两个字就是他写的,是柳体。大门是对开的两扇,一边是“耕”,一边是“读”。我小的时候不懂得这两个字的意思,只觉的好看好玩,总爱用手去摸,用手指蘸上唾沫顺着笔道画来画去。

   儿时家里留给我另一件记忆深刻的字是“吉德堂记”。这4个字是父亲把本村写字最好的陈桂林请到家中,陪吃陪喝求来的。父亲知道了求人写字太难,心里已经开始盘算3个儿子要培养一个写字的。这4个字被制作缝在我们家的粮食口袋上,成了我们高家粮食口袋的标记。在村里高家算小户,也算是没有文化的人家。我爷爷目不识丁,给地主打了一辈子长工,只相信靠力气吃饭最保险,最反对念书。7个孙子最不喜欢我,因为我念书。在他的这种“读书无用论”思想影响下,我父亲兄弟4人都是白丁。我的父亲叫高云德,后来拜师学艺,学会了油漆彩绘,经常外出接一些庙宇里的壁画彩绘活儿。接触文化事情和文化人多了,父亲知道了有文化的好处,下决心让我念书,要我一定要把字写好。我的两个哥哥养家糊口。为了高家能出一个写字的人,这副担子就是这样历史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