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编辑余笔之十三:暴慕刚:玩葫芦有学问  

2007-08-01 14:46:47|  分类: 编辑余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访谈              

            暴慕刚:玩葫芦有学问

                                     张秉文

    暴慕刚的姓名怪怪,但其人生经历却很大众:1951年出生于北京,经历了“文革”、“上山下乡”,恢复高考教育制度后就读于北京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企业管理专业。曾任职北京某国有大企业中层领导多年,现为一家知名公司总经理。

   深受京城传统文化熏陶,暴慕刚在国企工作及后来从商之余,酷爱文玩古董,涉猎其道30余载,尤擅中国明、清家具及雕刻艺术品的收藏与研究。受其家兄影响,从而立之年起钟情葫芦的把玩与研究,且收藏颇丰。

   在暴慕刚眼里心里,葫芦这一普通植物的精灵之处在于它离开藤蔓以后还在“生长”。他把葫芦的生长划分为先天和后天两个阶段。先天指在藤蔓上借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受种植人的照料;后天指在玩葫芦人的呵护把玩下继续“生长”。生长成熟的葫芦离开藤蔓依然活着,它在呼吸注入人的精灵之气使其继续生长。其形体不变密度却在增加,随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坚硬。暴慕刚是目睹自己收藏、把玩的数把老葫芦“成长”得出结论:一把好葫芦是“玩”出来的,而“玩”出来的葫芦皮质坚硬、敲击声脆、油润灵透,古色古香,浑身释放着灵气,完全可以与古瓷器媲美,由于传世稀少,其价格亦高于古瓷器数倍甚至数十倍。

   玩葫芦有学文问。暴慕刚说:“玩葫芦玩的就是皮,因此选购葫芦有五不取:一是皮质洁白不可取;二是着色做旧不可取;三是胎薄皮软不可取;四是皮有伤残不可取;五是缺翻歪眼不可取。”他还总结出把玩葫芦的“六不盘”:“第一是新葫芦不盘;第二是夏季不盘葫芦;第三是不洗干净手不盘葫芦;第四是未镶配好口盖的葫芦不盘;第五是做旧的葫芦不盘。“暴慕刚把自己玩葫芦心得写成《玩葫芦》一书,由同心出版社正式出版。从收藏、把玩葫芦到到著书,暴慕刚应该说是圈里有潜力、有成就的玩家。但他却不止一次说自己“是一个失根的玩家”。听他讲述中国葫芦收藏、把玩的历史,恍然如悟,原来玩葫芦也需要很深的道行。他说了一句大实话。

    出版了个人专著应该高兴才是,但作者暴慕刚却时而慨叹:“一把好葫芦先天因素很重要,所以自有收藏把玩葫芦的那个年代(有确切出土文物见证应在明清时期,但据种种现象推测可以上溯到汉代)就有了范制葫芦者,范制的模具由初期的木模、瓦模、纸模发展到了今天的石膏模。由于自幼受家兄影响,在玩葫芦的过程中悟出些葫芦的灵性,以至对葫芦深爱痴迷。但我不懂种葫芦,所以是个失根的玩家,而不是专家,对葫芦的认识自然还不够深刻。种范制葫芦的人深藏不露,多年来只能与葫芦对话,却不能与种葫芦之人交流。向往为种葫芦的人去打工,不要工资也不是要学种葫芦,只是希望能对葫芦的认识有所升华。”圈内人送他雅号“匏痴”,他自称匏復斋主人。听了他的这番话,其对葫芦的痴迷可见一斑了。

   “随着畜养鸣虫的兴起,玩葫芦、收藏葫芦必然蔚成风气,尤其是北京。”暴慕刚看好葫芦收藏市场。

                              2007年7月9日二稿

 

 附一:《玩葫芦》作者简介

    暴慕刚1951年出生于北京,经历了“文革”、“上山下乡”,恢复高考教育制度后就读于北京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企业管理专业。曾任职北京某国有大企业中层领导多年,现为一家知名公司总经理。受京城传统文化熏陶,在开创型从商之余,酷爱文玩古董,在此期间阅读了大量的文史类书籍,积淀了多方面的知识,弥补了这一代人欠缺的文化底蕴。涉猎其道三十余载,尤擅中国明、清家具及雕刻艺术品的收藏与研究。受其家兄影响,从而立之年起钟情葫芦的把玩与研究,且收藏颇丰。在北京收藏圈可称”玩家”。

 

附二:《玩葫芦》内容提要

   本书作者旨在将其二十多年玩葫芦的经历,深层次地悟出葫芦这一普通植物的精灵之处展示读者,与玩家共享。

   书中以鸣虫葫芦为主线,较详尽地介绍了范制葫芦的方法、历史以及对葫芦的艺术加工,“把玩葫芦”的类别及葫芦的属性。作者结合多年收藏、把玩葫芦经验,对葫芦的优劣从表皮到质地给予了深刻剖析,介绍了如何选购、把玩、收藏葫芦,不同品质的葫芦的价值及价格。书中展示的70余幅图片上的葫芦,是作者的心爱藏品,有明清时期的,也有现在的,虽非个个精品,却是典范。它可以帮助读者直观地认识各种葫芦,感受葫芦经后天把玩所释放出的灵气,从而认识葫芦,理解葫芦文化,成为真正懂葫芦、玩葫芦的人。

附三:《玩葫芦》作者暴慕刚             

   自娱之余,为藏家提示,为玩家点拨;以玩家之心得,传承葫芦文化。借此恳请专家、前辈指点,进而寻求更深层次的探讨。此为写书的最初愿望。

  关于葫芦文化,可考证的资料欠缺,古董专家王世襄先生以其博学,著书《说葫芦》,追述了葫芦文化的历史,堪称宝典。它以大量的资料和实物展示于众,承前启后宏扬葫芦文化,使断绝数十年的范瓢技艺得以复生。近年又有张连桐老师著《幽谷鸣秋》,介绍了鸣虫及虫具。张先生广结虫友,以其心血考察玩虫之渊源,著书挖掘鸣虫文化之精神令人敬佩。

  笔者只是玩家著书,由于自幼受家兄影响,在玩葫芦的过程中悟出些葫芦的灵性,以至对葫芦深爱痴迷。我不懂种葫芦,所以是个失根的玩家,而不是专家,对葫芦的认识自然还不够深刻。种范制葫芦的人深藏不露,多年来只能与葫芦对话,却不能与种葫芦之人交流。向往为种葫芦的人去打工,不要工资也不是要学种葫芦,只是希望能对葫芦的认识有所升华。若能抛砖引玉,种葫芦的专家能著葫芦专著,补救这一富有深厚内涵的葫芦文化,既免我务农之苦,也不会笑我班门弄斧。

   此书初稿形成,在同心出版社社长刘霆昭、编辑张秉文指导下,做了一次包括体例、内容上的大修改。丁昌志老师对书稿进行了认真的审改。书中引用了《北京文物与考古》杂志关于出土葫芦器陶范的文章,包括王继红先生执笔整理的有关葫芦方面的文献,省去了我考证的时间。在此一并致谢。

  范匏复兴已有20余年,葫芦文化开始受到重视,每年能有大量的精品匏器出现,而玩葫芦懂葫芦的人却很少,仅鸣虫葫芦能够形成市场,但也只局限于花鸟市场玩冬虫的季节。而施于葫芦上的文化艺术则博大精深,尚待深度拓展。若此书能使更多的人了解葫芦,喜爱葫芦,通过扩大玩葫芦的群体而推动范匏的发展,使葫芦文化得到弘扬,这便是笔者成就《玩葫芦》一书的初衷。

   在写作过程中,力图全书更具知识性、通俗性,但仍担心个别观点有误。面对范匏大学问,笔者小小玩家,有妄论之处请方家见谅、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