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烽火岁月忆年华之七  

2007-06-26 13:07:36|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错当儿子

                                         苏自田 口述

                                         张秉文 整理

    1945年10月,旅部命令我到陆军医院四分院任医务室主任,院长是吴自清。分院设在河北唐县的上苇子村。我到任后和通讯员、司药三人安排住进农民家里。这家有三间房,正房让给了我们,厢房老两口住,倒座(门朝北)住一位二十二三岁的姑娘,叫苏凤鸾。大年三十那天下午,凤鸾姑娘问我们:“晚上你们吃什么?”我说:“吃饺子,白面刚领回来还没包呢!”她说:“你们三个都上我家吃吧,我已经包好了。”姑娘的盛情难却,我让通讯员把刚领到的白面送过去,我也和司药随后到凤鸾屋帮助下厨。我负责烧火,大家又说又笑。凤鸾问我:“你是哪里人?”我说:“就当地的!”她流露出惊讶状:“你是咱当地的!那咱们是当家子”她又追问家离这有多远,我随口说七八里,我万万没想到这些应付场面的瞎话,竟引出一场误会。

   吃过饺子回到我们屋,司药和通讯员就议论开了苏凤鸾,夸她人很老实,很想参加我们的队伍,让我收下。我说要请示院长。他俩又转了话题:“你注意了吗?她对你好,你们俩是天生的一对,她是小学文化,她姐在下苇子村当教员。”我说:“那她怎么来这里住呢?”没想到,我们的议论,凤鸾在门外全偷听到了。第二天一早,她在院中碰到我,头一句话就是:“我怎么过来的?告诉你,那屋的老人是我舅!”

   过了一天的下午,一位陌生的农村中年妇女进了凤鸾屋。不一会,凤鸾来找我,说是给她姑瞧瞧病。我一踏进屋门,中年妇女像有神经病一样,打量我足有十来分钟。没等我开口,她先问我:“你认识二有吗?”我不知怎么回答是好。风鸾在旁边直皱眉头。这时中年妇女亮了底:“今天就谈到这,我不是来看病的。”风鸾送走客人,,回头对我解释,你家离这七八里那就是塔子沟,那个村的人家除两户外姓,都姓苏,刚才来的就是你的亲姐姐,她提到的二有是你弟弟,你叫大有。“这几句瞎话可编出麻烦了!”我心里暗自叫苦。

    又隔了两天,一个小伙搀着一位老太太闯进我屋。小伙子进屋冲我叫大哥,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叫我大有。小伙子自称二有,说:“姐前两天来看过了,你就是我大哥,这是咱娘。”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像要爆炸,但我很快冷静下来。问二有:“你大哥是怎么走的,你能细说一便吗?”二有滔滔不绝地讲开了。“那是1938年7月的一天,大有砍树枝把小手指头砍伤,回到家遭到父亲痛骂,心里不服,仍下媳妇,只身跟随我们的队伍走了。临出门对爸甩下一句:‘我至死不进你苏家的门……’”他说得头头是道,叫我有口难辩。

    我不认“亲人”的消息很快传到院长戎子清的耳朵里,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单独审问了一番,后又将情况反映的军区。军区派专人来了解此事,最后的结论虽然不是我欺骗组织,但要我去塔子沟看一趟,证明不是老乡的大有,但考虑到军民关系,必要时就认老人为干妈,事到如今,我只有咬着牙“回家”一趟。司务长和通讯员陪我去的。走到半路碰上塔子沟村往医院送柴禾的十几个人,老远就撂下挑子迎过来,有的叫哥,有的叫叔。并说“家”里宰了一口猪,正等着我回去呢!刚进村,男女老少,像迎接新娘一样,把我拥入正房,说话工夫饭菜便上齐了。酒过三巡,我开始结实自己确实不是本村人,正当在场人半信半疑之际,贪杯且已略有醉意的司务长说:“他在北京当了倒插门女婿。”一句话,使我前面的口舌白费了。不知谁把大有的媳妇叫来了。她进屋转了一圈,出去告诉老太太:“是!”但她说大有一个耳朵扎过耳朵眼,左手小手指有刀砍伤后落下的疤痕。于是真有人凑上前来看。我没扎耳朵眼,扎耳朵眼的位置正好张了一个粉刺,验证的人宣布:“扎过,长死了!”再看我左手小手指,因为受过枪伤留有疤痕。这样以来,我纵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这时,近来一位穿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他自报家门,我是大有的亲叔叔,专门为这事赶回来的。我看你像又不像,干脆以后多回来走走,总有一天我会把问题搞清楚的。他帮我解了围,送我们出村有二里路才分手。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我党地下工作者。自此以后,我有时也去看望老人,老太太有时也骑着毛驴,驮着土特产到部队驻地看我,解放前部队频繁调动,有七八年中断了来往。解放前夕我从部队转到地方工作,落户北京后,大约是1962年,二有找来了,带来好多土特产。那时我已被打成“右派”,去接受改造,妻子带他在城里游玩了三天,并把我们家的照片全让他看了,还加印了几张我早期的照片,让他带回给老太太看。二有拿走照片,开始每月往我家寄黑枣、大枣、柿饼等土特产,在没有来北京找我。“文化大革命”开始才中断了联系。现在回想,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有多少人失去了儿子?又有多少人视人民子弟兵比自己的亲骨肉还亲?想想这些,真使人感慨万千,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