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烽火岁月忆年华之二  

2007-06-26 12:36:28|  分类: 人物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了半个月勤务员

                                               苏自田 口述

                                               张秉文 整理

    话说八渡那场战斗结束后,我们连夜继续行军。我的脚上已磨起好几个水泡,是咬着牙坚持到达团部的所在地十渡那里的。在这里往下后为我们发军装并编入连队。我被分配到营部当勤务兵,团卫生队也指名要我。能分配到许多新兵都羡慕的这个差事,我想因为年龄小、个子矮点,显得机灵;有文化;在白天战斗中拣枪给部队领导留下了好印象等原因吧。总归有其中的一条起了作用,要不,团部的卫生队长怎么会也看准了我呢。

    部队在十渡休整了半个来月。营里的勤务兵也是文书,传达通知,念个命令,接触较广,了解的情况也多。这时我才知道,在这里有个叫沙河镇的地方是我军的一个司令部。做勤务兵最得意的事是替营长背枪。那时的营长、团长平常都是不背枪的,他们要是佩挂枪支在身,一定将有一场大仗。背起首长的枪,俨然一个小军官,使自小都好玩枪、又一块从军的同村那几位伙伴很眼馋。

    然而,这样的“风光”没几天就结束了,缘起于我粗心把营长的被子烧了。部队休整期间,营长搬到一个好久没住过人的房间里去住。房间里有土坑,坑边有老鼠打的一个洞。我烧坑时没注意,火苗从老鼠打的小洞窜出,把营长那床心爱的缎被烧坏了。自知闯祸了,赶紧去部队供给处领来一床黄面普通被子。晚上,营长问我缎被呢?我一时语塞。我被罚在屋外站了两个小时,心里很不服气。后来,悄悄找到卫生队队长,倾吐了自己心里的委屈,要求当卫生员。也许营长看出我不是当勤务兵的材料,或者是有碍团卫生队长的面子。反正一个痛快放人,一个乐意接收,从此我不管是在部队,还是在地方,便与医道结下了不解之缘。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