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斗垣(张秉文)的博客

 
 
 

日志

 
 

妍美溢彩 自出新意 ——浅谈徐景辉的书法艺术  

2006-08-30 13:07:30|  分类: 书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妍美溢采   自出新意
                           ——浅谈徐景辉先生的书法艺术
                                   斗垣
8月27日至9月20日,徐景辉先生书法作品展在北京京西画廊举办。苗培红、邬鸿恩、孟令芳、等书法界知名人士和当地政府领导200余人参加了开幕式。笔者有幸应邀参加并系统地拜读了徐景辉先生的楷、行、草、诸体新作。展出的50余幅作品中有斗方、条幅、中堂、百米长卷,有蝇头小楷,有榜书大字,可谓洋洋大观。纵观徐景辉先生的书法,其于传统中见新意,书卷气息浓郁,妍美不俗,神采飞动,有若行云流水般的动态美,这是其书法作品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也是对他书法的总体印象。
徐景辉先生的楷书是大楷、小楷兼擅。其大字结体严谨,笔法到位,端庄方整,可见很深的唐楷根基。其小楷隽永俊秀,字字如珠似玉,初看颇有宋人风貌,而细究其运笔用墨,魏晋韵致亦露端倪。像而不像,不像又像!这正是徐景辉先生学书“法则”的具体表现。徐景辉先生学书追求“遍临碑帖,杂取百家,自成风格”。他初临欧阳询《九成宫》、钟绍京《灵飞经》。继而,临习王羲之《黄庭经》和《乐毅论》、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钟繇《荐季直表》和《贺捷表》等。徐景辉先生曾这样说:“临过魏晋碑帖,自己的字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看来不能墨守成规,不能抱定一种帖或某一朝代不撒手,只有眼界拓宽了才谈得上向前发展。”由此,我想到学习书法当中的一个老话题。徐景辉先生由唐宋上溯魏晋以后,书风为之变化的经验也说明学习书法是有规律可循的。尽管“条条大道通罗马”,但相比较而言,还是有一条捷径的。这就是:由近及远,先学习唐宋,打好基础,再学魏晋;有了基础就易于消化吸收那些深邃高古的东西——化古为今,为我所用。不学魏晋,无以论书,这是卑人的拙见。
再看徐景辉先生的行书和草书。徐景辉先生学书方法是大楷小楷、行书草书交替练习。这就打破了我们传统的先楷、再行、再草的学习书法基本步骤。我们姑且不对他的这种学习方法大加评论,只是要说明,他的楷书功底为他的行书和草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相对应来看,他的行书、草书也作用于楷书,并使楷书的承转启合起到了在用笔和章法上的互为借鉴作用。
在学习行书、草书方面,他初临王羲之、文征明、王献之,继而临米芾、怀素、黄山谷及北魏诸多名家传世法帖碑帖,追求既轻灵飘逸也要透出些许古朴拙稚的意境与韵致。前面我们提及徐景辉先生的书法“妍美不俗,神采飞动,有若行云流水般的动态美”。这一特点在他的行书、草书中最为明显,是他的书法风格的具体表征。这种“动态美”是由字与字之间的顾盼、行与行之间的照应、每个字笔画的恣意收放、用笔用墨的浓淡枯润来完成的。如行书《心经》就是一件“妍美不俗”的“动态美”佳作。首行“行”字最后那一笔竖勾,看上去是信笔一挥,其实有书法家的匠心所在。“竖勾”的那一“勾”没有“勾”上去,而是行笔到了要“勾”应“勾”的部位轻轻驻笔又向左下方滑出,又突然停笔,形成与下一个字“笔断意连”的效果。读这幅作品还有一种“高山流水”“水到渠成”的感觉。记得有一句劝世的话,大概意思是当行则行,当止则止。这幅作品在谋篇布局、运笔用墨上即有此韵致。再如他的草书杜甫诗《客至》,是由线条的灵动变化为整幅作品带来了生机。“线条”在徐景辉先生的笔下被“玩”得游刃有余,生动活泼。用通俗一点话说,就是玩得“俏皮”,不时有“小动作”出现。当然,“俏皮”的“小动作”与漂亮的“线条”需要坚实的大“骨架”作依托的。这个“骨架”就是书法家的整体功夫,具体到本文论述观点来说就是楷书底子。我们看到徐景辉先生不时有楷书佳作问世,可以得知,他意识到基本功的训练是书法家的一门终生必修课并努力实践着。
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也需要不断创新。艺术贵在创新,但创新不是盲从。对于书法家个体而言,无论什么风来,我自岿然不动是明智选择。徐景辉先生不跟风,但他却逆风而行。因为,他从这股劲刮的“流行书风”中,嗅到了可用的信息。在他持反对观点时,他以“流行书风”为鉴,认为传统不能丢;在他持赞成观点时,他仍以“流行书风”为鉴,认为死守传统没有出路。最后,他修正自己的方向,坚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他说,他的字由过去的拘谨、内敛转为开张有度,出现跳跃感,很多地方是受“流行书风”的感染形成的。在这个话题下,我们说多刮点这样那样的风未必是坏事,一切在于书法家自己把握。
那么,我们饶了这么一番舌,给徐景辉先生的书法艺术做出“妍美不俗,神采飞动,有若行云流水般的动态”的结论性评价,再用一个不太巧妙的比喻,他的字是传统身架现代衣扮,通古融今的靓妹在翩翩起舞。这样的评价徐景辉先生未必完全接受,读者也未必认可。因为,艺术的审美,免不了有个人嗜好所带来的主观臆断成分,这里就教读者诸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第二稿2005-10-18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